社會化設計師服務平臺 400-618-8291

當王澍的鄉村理想走進我們的城市現實

設計群 發表于:2019-05-31| 瀏覽量: 161




前言


本文由園林學生、場地體驗者的角度出發,分析場地的建筑語言與造景手法。選擇建筑師王澍的兩個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分析其建筑風格以及未來國內的現代空間場地設計趨勢。


微信圖片_20190531171146.jpg

中國美術學院象山校區


中國美術學院象山校區位于杭州轉塘鎮,規劃總面積25萬平方米,建筑面積6.4萬平方米,校區用地環繞著象山。場地借鑒結合中、西方大學的規劃、發展模式,致力于打造一個親近自然、開放舒適的校園環境。目前象山校區設有視覺藝術學院、傳媒動畫學院與基礎教育中心三個教學單位。


校園環繞象山,并有河流從南北兩側繞山而過,在象山的東邊合并流入錢塘江。校區內保留了田地、溝渠,基本看不到人為的元素。最大程度的保持了自然秩序和原生態的景觀。所以,象山校區的規劃理念是融入自然、親近自然。建筑布局迎合象山山體的走勢,建筑形體如同山一般延綿起伏。并且,建筑與景觀主要由小徑串聯,在步行體驗中令人回想起自然的記憶。


微信圖片_20190531171155.jpg


微信圖片_20190531171159.jpg


建筑語言的作用在于傳遞某一種場地精神,而象山校區的建筑多采用合院格局,以“回”字作為基本元素構建起場地基調。根據這個出發點,遵循減法原則,所有的建筑都是“回”字削減變形的結果。


并且大量采用了棧道、游廊,建筑的起伏、蜿蜒回廊與丘陵起伏相呼應。在造園手法上,以周邊自然環境為參照,采用中國古典園林的造園手法。處處體現了文人對山水的熱愛,依山就勢,利用庭院形式、借景手法,弱化了人為元素對場地本身環境的影響。


王澍院長在選材用材上,一如既往地選擇就地取材,吸取民間智慧。場地的廢磚舊瓦、沙石土壤、木材都成為了建筑材料。屋頂選用了不同于一般建筑的中空混凝土現澆厚板屋頂,欄桿則采用竹子,不僅節省了成本,還凸顯了建筑整體的品位與格調。大量回收的舊磚瓦打造墻體,形成了有效隔熱的墻體,這樣在高溫天氣保證了室內空間的涼爽,區別于一般不易隔熱的混凝土墻體。


這些材料的紋理與質感也體現了地域歷史感。大部分“合院”都汲取了中國傳統建筑“天井”形式,利用石頭基座打造出地勢落差


建筑的色彩基本只使用建材本身的顏色:黑、白、灰,充滿江南傳統建筑的靈氣。


1559293962953323.jpg


1559294000512938.jpg


1559294038300231.jpg


象山校區是在傳統建筑語言形式上的一種實驗與創新。實驗性建筑大多都會暴露出一些比較明顯的問題。

(1)無論是教學樓還是學生宿舍,采光是最明顯的一個問題。墻面上開了許多高低大小不一、無規律的窗,只是單純地為了追求視覺效果,使得建筑的使用主體——人的實際體驗并不好。窗戶承載著溝通室內外、采光照明的重任,所以在窗戶的設計上應該按照室內的采光需求來進行。在日常使用當中,雖然夏季室內陰涼,但是一旦到了冬季沒有合適的窗口引入陽光,師生在教學活動時經常寒冷難耐。

(2)有些建筑內的樓梯設計十分狹小,從安全性考慮,不利于緊急情況的疏散;樓道、樓梯的采光不足,對師生的日常活動造成不便。

(3)我們可以見到建筑外圍有許多外廊的設計,自由穿插、變化豐富。但是這也在導向上造成了迷惑,在步行的時候可能需要彎腰行走,有時候可能走到了封死的廊道。

(4)另外,某些教學樓的洗手間行人是可以直接通過窗口看到里面的。洗手間作為比較私密的空間卻因為裝飾性的大窗戶私密性大大降低。因為建筑多為“回”字結構以及上面所講到的采光問題,出現了室內采光不足但是獨立空間不夠“獨立”的情況。


微信圖片_20190531171215.jpg


毋庸置疑,象山校區是中國傳統園林式大學的一個先驅實驗作品。它依山而建,因地制宜。空間處理與建造技術都透露著“天人合一”的思想。

王澍給象山校區注入了濃厚的文人情懷與傳統風格。它既是傳統的,又是現代的。不僅做到了建筑師自我觀念的輸出,還做到了傳統文化與傳統技藝的“復興”。



富陽橋洞鎮文村


1559294128250755.jpg

文村位于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市橋洞鎮,全村分為13個自然村,32個村民小組。全村山林面積17654畝,其中毛竹林2000畝,人造杉樹林2000畝,用材林5000畝,薪炭林8654畝;耕地總面積2287畝,其中水田1287畝,旱地1000畝;森林覆蓋率90%以上。


文村處于山區和平原的過渡地帶,且森林覆蓋率極高,有超過40幢明、清時期以及民國時期的用常見杭灰石建造的民居。在規劃改造前,老民居已經所剩不多。所以建筑師王澍決定在這基礎上進行改造,賦予文村它獨特的價值。也是王澍對于“鄉村城市化”的探索。


與當前其他古村落的發展模式不同,文村的改造在于改變目前人們對于古村落的“特色旅游古村”的固有印象,加入了“城市—鄉村”這層關系的思考,并且頗有重建當年古杭居輝煌的期望。


1559294165102475.jpg


1559294165413801.jpg


文村周邊自然資源豐富,并且還有比較多的缸廠。因此建筑材料都是源自于周邊的竹林與缸廠的邊角料。


新式民居的墻體都是在混凝土澆筑的基礎上,采用傳統的瓦爿砌筑技術。且這種技藝制作的墻體保溫性能好,可以基本滿足冬暖夏涼的需求。


在瓦屋面的制作上,選用了水泥砂漿來坐瓦。我國的傳統建筑是立足于工匠體系、手工制作經驗當中的。從選材到營造技藝,都進行了一次對于古代建造技術的現代嘗試。


微信圖片_20190531171230.jpg


其實文村改造項目暴露出來的缺點和上文所述的象山校區大同小異。偏重于美感與形式的窗戶與格局其實并不符合人們日常的光照需求和生活習慣。而且規劃區域處于背坡,光照本身就不足,室內空間的采光問題更為明顯。村民的生活還是更偏重于農耕勞作,所以光線、空氣對流對于農產品的儲存晾曬更加重要。新民居顯然不能滿足這樣的要求。


新建民居幾乎都采用了天井,房間與天井僅用木板分割,保溫性能存疑,屋檐的雨后塵土泥沙堆積問題都比較棘手。且樓梯狹長、臥室空間小,注重存儲空間的村民并不能適應這樣的格局。


微信圖片_20190531171234.jpg


目前我們所看到的鄉村,大部分都是“土洋房”的樣式。審美參差不齊,顏色制式差異巨大,甚至有一些已經脫離了原有土地的文化。鄉村與鄉村之間的差異越來越小,可以說是“城市影響鄉村”的一個體現。王澍在象山校區、文村改造項目上,都是一種“鄉村影響城市”的嘗試,也是王澍挽救鄉村價值所做的努力。


王澍院長的作品大多帶著批判與審視的眼光去設計,那么文中討論的兩個作品也不例外,盡管有時候我們會發現形式主義的設計想法高于了實際功能用途的考慮。


實驗總是需要一步一步探索的,但是建筑的使用主體始終是人自身。所以,在未來的“創新—傳統”的建筑設計中,我們應該更多地去尋找一個觀念表達與實際功能的平衡點。


王澍所做的建筑并非傳統意義上的“傳統建筑”,但之所以能夠引起中國人的共鳴,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當前古建筑的消逝以及傳統文化的沒落。


他并沒有否定城市建筑,而是更期望能夠喚醒人們對于傳統建筑的記憶。“返回鄉村”、“搶救鄉村”當前還是一種摸著石頭過河的過程。








評論 0 分享給朋友:

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

社會化登錄:
新11选5开奖结果